面面 ๑

一眼岁月都无穷

【苏雪同人】风住尘香花已尽

{第四章}  桃花幻梦

太阳已苏醒,轻手轻脚地从半开的窗户挤进,淡金色的柔纱飘动,拂过少年的眉眼,拂过他暗红里衣上绣着的淡金色花纹。

 

 

少年的睡颜沐浴在柔和阳光之中,纤长的睫毛拥着暖阳在他眼下投下淡淡的跳跃的阴影,均匀的呼吸飘散在宁静早晨中。

 

 

都知道的,这八百多年来,他从未好好休息过...

 

 

顺着他的手臂看过去,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被他轻轻拥着,亦在梦中畅游。

 

 

一片摄人心魄的明亮,嘤嘤的鸟鸣缠绵着摇动的柳枝,如飘摇的魅影,红衣少年寂静无声,似已恍了神。

 

 

他知道的,这是桃花谷。

 

 

他也知道的,这好像不是桃花谷。

 

 

记忆中的桃花谷,从不会令人觉得如此压抑,如无形的巨兽傲然袭来,将所有生机如草芥一般踩在脚下,狠狠蹂躏,不予喘息。

 

 

红色的长衫随风飘起,如墨的发丝好似墨色的薄纱,轻柔无力,随风而动。

 

 

谁又明白呢,这到底是何处。

 

 

眼前划过一抹淡淡的萤光,屠苏只觉身子一颤。

 

 

他知道接下来该有的是什么。

 

 

如幻的灵蝶扇动着轻盈的翅膀,从他身边飞过,留下转瞬即逝的流光,在某一刻仿佛铸进了他眼中,带着丝丝缕缕的刺痛。

 

 

身边忽然绽开无数朵娇嫩的桃花,花香浮动,一片花影中,伸出一双白皙玉足,脚踝处绑着淡蓝色的丝带,系成了小巧的蝴蝶结,仿佛在下一刻便要振翅远飞。

它的主人在漫天花瓣中现身,衣裙翻飞,是与脚上丝带同色的长裙,腰身绣着精致的白色花纹。

 

 

青丝纷飞,如墨散开,白皙的肌肤似暗夜里飘飞的雪花,姣好的樱唇始终保持着温柔的笑意,比她身侧的桃花更显动人。

 

 

不是倾国倾城,染毒罂粟,却让同样置身桃花幻境的少年红了眼。

 

 

他的心在那一刻,不会跳动了,全身的血液在那一刻,停滞不前,仿佛要冲破血管。

 

 

“苏苏...”美得如幻的少女笑得如梦,轻轻走来。

 

 

“晴雪?...”近了,她走近了。

 

 

那时少女向他走来,仿佛带来了暖阳春风。

 

 

然而此时走近的少女,却让他觉得压抑。

 

 

“苏苏,你怎的这般,难道是不愿见我么?”少女的脸庞染上了桃花一般更深的笑意,微微噘嘴,如玉的双手抚上少年白皙的脸庞,柔柔地说着,“苏苏,苏苏...”

 

 

她的声音依旧动听,却带着一丝不同往常的鬼魅之气。

 

 

“你不是晴雪...”他压抑着身上窒息之感,对上她清澈如昔的眼眸,果然在其中捕捉了一丝诡异。

 

 

“苏苏,我如何不是晴雪呢?”晴雪微凉的手在他颈间游离,轻柔却让他觉得更加压抑,她忽然凑近了身子,投入少年怀中。

 

 

淡淡的幽香浮动,是晴雪的味道,可是...

 

 

“八百多年未见,苏苏身子却是更加纤瘦了...”她拥紧他的身子,将头轻轻靠在他肩头,声音半晌竟是微微哽咽,“苏苏,我好想你,不要离开我,好吗?”

 

 

“苏苏,留在这里,不要离开晴雪,我们说好的,等你在这世间找到了我,我们便再也不分开,要一直一直在一起...”他全身无力,听着少女的声音带起哭腔,其中的森森鬼气却是越发深沉。

 

 

他知道,这不是晴雪。

 

 

他费劲地挣开,聚气丹田,却发现指尖灵力暗淡下去。

 

 

恍神间,少女抓住了他未来得及收回的右手,漫天桃花还在飞舞,在他身后无声

聚集,惊异的神色尚未呈现,便见那少女再次凑近,将他生生禁在身后的花墙上。

 

 

再看时,少女一双美目似水,波光盈盈,阴森鬼气毫无掩饰,就这样森森而含情地看着他。

 

 

“八百多年,苏苏的身手,退化了么?”

 

 

“想来,苏苏竟是如此排斥我了么?”

 

 

“苏苏怎能如此,苏苏不爱我了么...”

 

 

他的头昏昏沉沉,多种脱身的办法在脑中迅速过滤,却无法付诸。

 

 

桃花的香气,混合着丝丝缕缕的鬼气,熏得他思绪紊乱。

 

 

“苏苏,我最爱的苏苏...留下来吧,不要离开我...”犹如催眠一般摄人神智的声

线在耳边萦绕,他的眼里泛起阵阵红光,发丝与少女的青丝交缠,勾起如幻的梦境。

 

 

森森鬼气掩盖了他所有的感官,少女还在轻声引诱着。

 

 

“苏苏...留下来吧...”

 

 

“我们,永远...都要,在一起...”

 

 

“永永远远地,在一起……”

 

 

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颤了颤。

 

 

顷刻间坠落无尽的深渊,在浑浑噩噩中浮浮沉沉,伸手,却摸不到任何一丝救赎。

 

 

被冲散了。

 

 

在那一刻,他被一股暖流卷走,送往黎明的身边。

 

 

那充满鬼气的少女正在远去。

 

 

沉寂。

 

 

然后,他睁开了眼,光线正好,冲入他眼中,有些刺目。

 

 

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桃花香,幻梦桃花或似真。

 

 

从睡梦中惊醒的眼眸还染着清晰可见的迷蒙,意识回归时,他才朦胧地感觉胸口略有些沉,微微抬起头,婴儿正拉着他左手的食指仔细地荡来荡去,好似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。

 

 

所以,方才梦中那种压抑,是这小家伙一直趴在我身上?

 

 

屠苏幡然醒悟。

 

 

婴儿的小手温度刚好,还带着舒适的肉感,没有任何的前兆就将屠苏的手指放进了嘴里。

 

 

微凉的指尖顿时升起一片热意,温温热热,触感新奇,顺着骨骼血液,染了他半颗心。

 

 

很暖,很真实,它告诉他,你的晴雪,在这里。

 

 

只是小家伙安分没多久竟然得寸进尺,小手更加用力,再也不是含着这么简单,直接咬了起来。

 

 

虽然毫无杀伤力,屠苏也失笑,轻轻将手抽了出来,毕竟婴儿力气始终比不过一个...活了八百多年的...人。

 

 

小家伙见那只手离了离了自己的控制,慌忙伸着肉肉的小手,在他眼前挥舞,想要抓回那只手,怎奈婴儿初生,手又肉又短,小家伙嘤嘤一叹,撤回小手,整个身子安安分分地巴在屠苏身上,一双清澈水灵的眼眸直直地看着他,小手抓着他的发丝晃啊晃,任什么人看都觉得这孩子怎生如此,一派可怜兮兮的模样。

 

 

少侠心有些软。

 

 

他双手护着怀里的孩子,坐起身,小家伙粉色的嘴唇触到他的衣裳,印下一抹深色痕迹。

 

 

还是那般可怜兮兮的模样。

 

 

就好像进入秦始皇陵之前,蓝衣少女挽着他的手,甜甜地撒娇。

 

 

有多久了?或许忘了。

 

 

“晴雪啊,以后莫要再如此,怎么能把手含在嘴里呢……”他低下头,在婴儿额间印下一个暖暖的吻,牵起她小小的手,轻声哄着,“我们牵牵手就好啦……”

婴儿好似听懂了一般,收起可怜巴巴的模样,抿着小嘴,郑重地点了点头,小眼中泛着清澈流光,她小手捧起他的脸,学着他的样子,在他脸颊留下一个甜甜的吻,还泛着水光。

 

 

然后她嘤嘤笑起来,环着他的脖颈,小脑袋埋在他发间,咯咯咯地偷笑着。

 

 

屠苏微微偏头,不用想也知道这小家伙在做什么。

 

 

晴雪还是这般大胆呢……

 

 

他想。

 

 

小家伙终于不笑了。

 

 

她肉肉的脸颊贴着屠苏的肩膀,小手安分地环着他的脖颈,咿咿呀呀地念叨着,声线软软的,好似含在嘴里未嚼的糯米糕。

 

 

走至半开的窗前,窗户的缝隙正好,一抹玄色凌空而来。

 

 

白皙精致的容貌再次掩在玄色风帽下,他知道,一切,应该重新开始……

 

 

从此刻,开始。

 


【苏雪同人】风住尘香花已尽

{第三章} 屠苏归来

夜下,风起,一缕红光在夜幕下绽开,轻轻地舞动,红衣少侠随风而落,双足轻触地面,惊起轻浅的尘埃。

 

 

暗夜中入眼的尽是娇嫩的桃花,与月光相约起舞,林间暗香浮动,红衣少侠在花影中行走,怀中抱着一个娇小的淡蓝色的襁褓。

 

 

在桃花林的另一边,人影稀疏,大多人家都已歇下,桃花乡已在沉睡。

 

 

只有一间小屋烛火依旧。

 

 

一个蓝衣的老妇人在屋下安详地坐着,灰白的发丝沐浴着乳白的月光,脸上浅浅的皱纹在月光中舒展开。

 

 

夜很宁静,没有人知道老人在这里坐了多久。

 

 

从屋内走出一绿衣女子,面容清秀,穿着朴素淡雅,捧着茶具,在老妇人面前的桌上排开。

 

 

“阿蓉婆婆,喝些茶吧,屠苏公子说过的,这桃花茶有助于您的身子,夜里凉,喝些茶也算暖暖身子...”阿秀捧起茶壶,淡淡花香沁人心脾,泛起的雾气模糊了壶身印着的桃花图案。

 

 

“多谢...不过现在这么热的天,又谈何暖身呢...”阿蓉扬起一抹温和的笑意。

 

 

“九十四年前,那时我母亲还未怀上我,听她说,屠苏公子本已决定去探望故友后便启程去一个遥远的地方,却因桃花乡突生变故而作罢,耽搁了十多年...”阿蓉忽然叹了口气,对着阿秀讲起了往事,“这么一耽搁,我都已出生,并且十多岁了。我在无意中得知,屠苏公子是为了复活所爱之人,并已在世间游历了八百多年。桃花乡人大多只知后者而不知前者,如今我已八十多岁,屠苏公子至今杳无音信,真叫人担忧...”

 

 

“婆婆不也说了,屠苏公子乃是桃花乡的神,定能平安无事的。”

 

 

“...也是...来,我再给你讲讲...”

 

 

阿秀听得煞是认真,毕竟她出生时,桃花乡人口中的神便已消失了几十年。

 

 

她听人说,百里公子,存在了数百年,终日将自己的面容掩于玄色斗篷之下,难以窥见。早间人们认为,撇开公子这称呼,神仙大人在世间度过了如此漫长岁月,脸上难免留下岁月的痕迹,正常。后来有人偶然间撞见了神仙大人兜帽下的真容,便惊得大呼小叫跑来跑去宣传神仙大人不老不死的传奇。

 

 

此等轰轰烈烈,神仙大人却置若罔闻。

 

 

而此刻,阿秀也清清楚楚地看到,在她们远处的阴影之下,一个修长的人影款款而来,暗红长袍外罩玄色斗篷,宽大的兜帽掩住了他的面容,只留下白皙的下巴。

 

 

他抱着一个婴儿,正在熟睡。

 

 

“百里公子!”她听见阿蓉惊喜地叫了一声。

 

 

少年绽开一抹清浅柔和的笑容,配着他淡红色的双唇,赏心悦目,如水的月光落在他玄色斗篷上,倾泻而下,仿佛从画里走出的神祗。

 

 

“阿蓉。”他的声音很轻,就像是清风吹起了一片轻盈的绿叶,“好久不见...”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 

屋内烛光正好,阿蓉阿秀似是看出他的疲惫,没有再多作停留。

 

 

娇小的婴儿安心入睡,屠苏忽然想起铁柱观时,损耗灵力唤醒被狼妖妖气与煞气影响而失控的自己。

 

 

醒后,他守在少女床前,铁柱观的早晨很宁静,少女姣好的面容在熟睡时带着一丝安心的笑意,还有一丝的疲惫。

 

 

那时岁月静好,可自己给晴雪的,却是一次次的伤害,等自己终于放下煞气的束缚看清了一切,决定好好与她相守,又遭遇变故。

 

 

焦冥横生,造就了一座座毫无生机的死城,少恭也露出了真正的面目。

 

 

沉寂了百年的蓬莱岛,见证了那一场旷古之战,在最后,他也终于失去了所爱的人……

 

 

婴儿的小嘴在睡梦中一张一合,他的耳边依稀回荡着曾经晴雪为他唱过的那首幽夜苍茫,她的声音清澈动听,温柔如水,抚平人翻涌的情绪。

 

 

屠苏站起身,目光在婴儿身上流连,挥手设下结界。

 

 

他明白的,桃花乡不问世事,民风淳朴,大多是些没有法力的普通老实的百姓,本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。但是他就是害怕。

 

 

这种感觉,没有由来。

 

 

在一片夜色寥落中,他走入书阁内。

 

 

尚未点灯,只有丝丝月光在门口住了脚。

 

 

翻开一册古卷,沉寂已久的墨香在空气中散开,流过岁月长歌,也带起他的思绪泛起涟漪。

 

 

卷里夹着几张纸,淡黄的纸身印着几个清晰可见的指痕,屠苏没再走动,目光在纸上古朴的文字中游移。

 

 

看起来长篇大论,可是认真读来,关于辟邪之骨的记载却是寥寥少数,只有中间十几行小字,其余与他所想要的毫无关系……

 

 

屠苏想起百年前自己整日泡在这书阁中,翻阅古籍,没日没夜,耗神费力,上千册书籍,有关复活之术的记载却少的可怜,终于在一本古书上见到了辟邪之骨四字便欣喜欲狂,草草地浏览便将这几页撕下,亦是没有在乎真正有用的为何……

 

 

他的视线落在最后几行小字上,眼底的色彩顿时暗了暗……

 

 

轻盈的纸张从节骨分明的手中滑落,拂过少年微凉的指尖,在半空中起舞回旋,终于落在地上,归于沉寂……

 

夜风已停,万物无声,凉凉月夜,只留下少年翻飞而过的衣角,再无声息……


【苏雪同人】风住尘香花已尽

《第二章》青丘故友

折腾了一个晚上没有休息,屠苏眨了眨眼,挤出了几滴眼泪湿润了干涩的眼,漆黑的眼眸看起来也是清澈了许多。

一整个晚上,他都静静地盯着怀中暗红色的襁褓里恬静可爱的睡颜,担忧自己睡过去会有什么麻烦,担忧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失去最爱的好不容易再回来的人……

他已无余力再站起,疲惫地闭着眼睛,化了一阵红光直奔天际。

 

尘埃扬起,与树叶交错乱舞,最终沉寂…
       [青丘]

竹亭投下的影子荡漾在一片绿影中,青丘女皇容颜端庄清丽,一袭淡金色的华服点缀着无上尊贵的花纹,玛瑙相映的腰带挂着几个小巧的铃铛,青丝飞扬,才觉她头上也系着几个银铃,随风作响。

 

熟悉她的人,或许会感叹一句,当年天真稚气的少女,终究是不在了。

 

“曾祖母!!”简短的三个字,却让女皇险些从竹椅上滚下来,女皇以袖遮面,轻咳几声,明明没有他人却依旧让她觉得失了女皇风范。

 

“咳,亭儿,不是说过了,别这样叫我…”女皇轻叹。

 

“嗯?可是,父亲的奶奶不就是曾祖母吗?”小孩跑到女皇身前,明亮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女皇,

“不叫曾祖母,叫什么呢?”

 

“……”女皇一时竟无言以对,“...叫女皇大人...”

 

“嗯,我知道了曾祖母!”小孩乖巧地点头。

 

于是青丘女皇毫无形象地揪着小孩的狐耳进行家庭教育的样子,毫无保留地被屠苏收入眼里。

 

 

是的,方才把关的几个小狐狸侍卫一见到屠苏,便笑嘻嘻地开了门,说是女皇有令,只要是他,一概不需通报,直接放行。

 

在此,屠苏不由暗地里为了青丘的安全捏了把汗。

 

 

浅色的液体从白玉的壶中倾泻而下,在淡绿色的杯中荡漾着,泛着氤氲之气。

 

 

一身淡粉色长裙的侍女手脚利落地倒好茶,恭恭敬敬地略点了点头,便在得了襄铃指示后退回了原位。

 

“屠苏哥哥,真是太好了呢。”襄铃怀中的婴儿裹在淡蓝色的襁褓中,苏醒没多久的婴儿水灵的眼中还带着淡淡的迷蒙,白胖胖的小手时不时被含在嘴里,见此可是苏化了女皇的心,她戳戳婴儿肉嘟嘟的脸颊,“将近九百年了…”

 

 

“确实如此。我们襄铃做曾祖母也做了数十年了…”屠苏半躺着,素白的里衣包裹着身上留有淡淡痕迹的伤口,略憔悴的脸庞带着淡淡的疲惫,尽管如此,他的眼里依旧噙满了温柔。

 

 

 

“上次哥哥你来,亭儿才出生没多久。如今他都九十多岁了...”

 

“却不想还是孩童模样。冉儿当初可是像人类一般,十六便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...”屠苏轻笑。

 

九十多年前,屠苏曾来青丘做客。

 

毕竟当时已在世间游历了八百年,兰生早已走到人生尽头许久,便是转世,他也未曾遇到过。

 

 

除了天墉城,他挂念的,便只有青丘。

当时他口中的冉儿,也就是潇冉——襄铃的孙媳刚刚生下一只狐狸宝宝,他也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便启程去寻辟邪。

 

不想再来时,日出日落已是循环了九十多回。

 

“冉儿体弱,加上一些因素,亭儿自然异于常...狐...”襄铃笑容端庄,语言将尽时却卡了半晌。

 

“那么亭儿的全名呢?”屠苏看向远处桌上正无聊地数茶叶的小狐狸。

 

“...青亭。”襄铃吸了口气,果不其然看见了屠苏略诧异的神情,怀中的女婴又将小手放到嘴里吮吸着,襄铃轻轻将她的手抽出,报以一个淡淡的否定的笑容,同时对屠苏道,“屠苏哥哥莫要误会,不是会飞的那个蜻蜓...”

 

屠苏:“……”

 

 

“潇冉和墨游定情之处,便是人间游历时的一座小亭,而潇冉喜青色,故名青亭。”
“……如此,真是富有情意...”

 

“先不说这个。屠苏哥哥,辟邪之骨在其死后感风成灰,你又是如何...”襄铃招来侍女,将手中的婴儿交给她,示意其将婴儿带下去好好照料,而后整了整淡金广袖,在屠苏床边椅子上坐下,见素衣少侠的视线随着婴儿而漂移,不由失笑,“屠苏哥哥莫要担心,她能照顾好晴雪团子的。”

 

“晴雪,团子?”屠苏收回视线。

 

“方才亭子里我对着她叫了声晴雪姐姐,不想被亭儿听见了。狐狸小子精得很,扯着我一顿乱问,没办法,我只好这么叫了。”襄铃颇无奈地暼了一眼她口中的狐狸小子。其实她感觉得出来,屠苏在刻意回避她的问题,她已然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天真的金毛小狐狸,不动声色地又扯回了话题,“哥哥还没回答我呢。”

 

回答?

他虽略懂琴棋书画,只因十三岁那年受师尊教导,师兄亦告诉他,光有功夫不够,腹有诗书气自华,多读些书罢。不过在这方面他并没有过多深究,不知从何说起,也不知如何去说。

 

——那些可怕的场景,他找不到合适的词句去表达。

 

 

辟邪怒吼声震百里,他略;剑影翻飞,焚寂差点失控,他略;几次力竭,几次眼前一片茫然,只余妖兽的气息与血盆大口,几次将要被拆吃入腹,他略……

 

 

忽略身上依靠青丘草药而变得浅浅的大大小小的伤口,百里屠苏描述得脸不红心不跳,总结成了寥寥数语。

 

当然。襄铃也没信。

 

“可是,屠苏哥哥,这辟邪之骨,我想你也是了解的...”她看着屠苏,欲言又止。

 

“是,我明白。辟邪之骨重塑的身躯,必定不同寻常。并且,有人说过,它能维持的时间,或许只会是几年。”屠苏低下头,摩挲着锦被上的金色花边,眼底的情绪复杂难解,“我也知道的,假如辟邪之骨真的无法支撑多久,在失而复得片刻后得而复失,带给人的有多绝望…”

 

“八百多年,我寻找了八百九十四年,剩下的生命,亦不知能有多久。至少在这一世走到尽头之前,我可以陪着她...”

 

“还有,襄铃。”他忽然抬起头,看着微有些发愣的女皇,漆黑如墨的眼里忽然缀起了点点星光,“你觉得,我真的会再让晴雪如此地离开我吗?”

 

会吗?

 

襄铃收了神,清丽的眼中荡漾起璀璨的光辉。

她知道的,他不会。

虽然那时她和兰生,广陌被屠苏送到了向天笑处,无法得知他们的情况,但是狐耳灵敏,她隐隐约约听到了,灵女空灵的声音混合着战龙的长啸,战龙神力为辅,灵女的血躯为注,金色的符文光辉划破蔚蓝的天空,终于在一片淡淡的血色中挽回了少年将要散去的身躯。

 

眼睁睁地看着所爱之人燃尽自己生命的火焰,代替他碎成荒魂,了无痕迹。

此伤此痛,比死还痛苦难受。

 

这样的痛苦,她清楚地知道,他不会再让它再次发生。

 

“屠苏哥哥,若真的到了那一天,需要襄铃帮忙的时候,请屠苏哥哥,告知于我。”襄铃郑重地攥着袖子,“多一个人,多一分力量。”

 

“...好。”


【苏雪同人】风住尘香花已尽

〔第一章〕故人归来

妖兽辟邪,传说其骨可以成就肉身,而且可以承载任何魂魄,包括荒魂。

但其骨头感风成灰,因此,只能在它活着的时候生取其骨,或是让它心甘情愿交付。

夜幕漆黑如墨,星辰点点,极力挣扎却依旧似被夜幕吞噬,月光似水,倾泻而下,微风吹拂下,树叶在月光中浮动,轻声吟唱。

树下,一少年模样的人坐在火堆旁,身着紫色劲装,衬得脸色有些苍白,发丝略显凌乱,嘴角依稀还有血迹,看来似乎受过重伤。

脚边,一件染着血的蓝色衣衫,被耀眼的火舌,渐渐吞噬,火舌兴奋地跳跃,不时发出好似咀嚼猎物一般的响声。

少年清澈的双眸染着一丝迷蒙,映着躁动的火光。


若是被阿蓉看到这衣服,我的耳朵定然是要遭罪了……


还记得前来取辟邪之骨前,那个女子在自己耳边嘱咐,比如什么屠苏公子,路途遥远,千万记得好好休息,不要操之过急,再比如什么希望你成功复活晴雪姑娘,顺便别忘了把自己完完整整地带回来……


不过,虽然是受了伤,一时无法恢复,又如何……

他的视线缓缓下移,在他怀中,一个幼小的婴儿在随意制作的暗红色襁褓中熟睡。

小家伙的梦似乎浸过了甜甜的蜜水,即便是在睡梦中也可清楚看见她的嘴角上扬,暗红色的襁褓上依稀可见她印下的浅浅的痕迹。

屠苏见此不由失笑,正欲伸手将孩子嘴角透明的痕迹擦去,却因牵动了伤口而放弃。

他没敢再多动,方才的痛楚像是一根导火线一般,点燃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痛感,惹得他身子一阵紧绷,动也不是,不动也不是。

目光如水,落在跳跃的火光里,淡淡的蓝色倩影逐渐成型,青丝如墨,肤色胜雪,一双美眸清澈灵动,单纯温柔,映着灼灼的火焰。蓝色的衣衫在月光下更显梦幻,她的唇边缀着明艳的笑意,素白纤细的手朝他轻轻挥动。

仿佛那个少女用清澈的声音唤了一声,苏苏。

然而月光穿透了少女的身躯,梦幻的身影碎成点点光影,晶莹闪烁,消散在风中,好似从来未曾出现过。
就好像那天,战龙上,被狂风吹散的灵魂。

胸口闷闷,可叹将近几百多年来每每被这一幕所惊醒。
可是…从两百多年前,那个女孩,便再也不入他的梦。
屠苏靠着树,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声。

如今晴雪已经回来,又为何还在这里感伤。

这近九百年来,什么都不重要了,最重要的,莫过于自己执着了一生的人,归来。

晴雪,此生除黄土白骨,我守你百岁无忧……

【苏雪同人】风住尘香花已尽

——唔,文笔很烂,是晴雪散魂的脑洞,所以是苏苏九百年后复活了晴雪,小透明一枚,第一眼看古剑就被我大苏雪圈了,各位大大不嫌弃的话就看吧(/ω\)
这篇在贴吧里也有更新呀!(/ω\)










【前言】

尘埃在岁月中叹息,平静的海面蔚蓝依旧,却是再也找不到曾经富饶美丽的小岛遗留的任何痕迹。

有人说,那是数百年前,岛上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所致。

琴心剑魄,像是耀眼一刻又暗淡的星辰陨落,本就荒废沧桑的小岛就此消失于茫茫大海之中。


有人说,剑魄并没有消散,在那巨龙身上,他的爱人,幽都的灵女,在他仙灵碎裂,将要随着空气融化在世间时,动用了幽都禁术,代替了他,在这天地间抹去了自己生命的痕迹……




后来呢?有人问。





后来啊,有人答,那位少侠修炼得长久的生命,走遍了万水千山,行侠仗义,寻找复活灵女的方法,如今,也不知身在何处……